中国网财经12月26日讯(记者 张明江)在今年单边下跌的极端行情中,有209位基金经理离职,仅次于2015年,其中工银瑞信基金便有7位基金经理离职。在2015年,基金经理离职主要集中于股市暴涨的上半年,而今年基金经理离职则贯穿全年,其中,业绩差是基金经理离职的主要原因。

209位基金经理离职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共有190位基金经理离职,涉及70家基金公司,而该年下半年共有112位基金经理离职,涉及基金公司63家。数据可见,2015年股市暴跌后基金经理离职迅速降温。

2015年上半年股市暴涨,全市场权益类基金规模暴涨,各家基金公司积极布局包括分级基金在内的权益类产品,高薪挖角直接导致了基金经理离职热情高涨。而随着股市暴跌和持续震荡,基金经理的离职热情也戛然而止,2016年和2017年离职基金经理数分别为160位、174位,均不及2015年上半年。

数据显示,截至12月25日,今年以来共有209位基金经理,涉及88家基金公司,其中12家基金公司有5位及以上基金经理离职。

分公司看,今年仅工银瑞信基金一家便有7位基金经理离职,是离职基金经理数最多的基金公司,另有华安基金、光大保德信基金、长盛基金等11家基金公司离职基金经理数在5位以上。

而今年国内股市出现单边下跌的极端行情,上证指数今年以来跌幅超24%,深证指数跌幅甚至已超34%,今年的市场环境远不及持续震荡的2016年和2017年,且偏股基金整体业绩更逊于前两年。中国网财经记者和一位业内人士聊起此事,他说,新成立基金公司挖角和离职创业也并非基金经理离职频率上升的主要原因,实在是今年偏股基金业绩太差。

而工银瑞信基金旗下今年离职的7位基金经理中便有5位是偏股基金经理。

权益类基金业绩表现不佳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工银瑞信基金旗下共有121只基金(A/B/C类份额合并计算),管理规模合计6460.16亿元,在131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四位,但和其他银保系基金公司境遇类似,货币基金数量少却撑起了规模大旗,权益类基金数量多而规模小、业绩差。

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工银瑞信基金旗下工银货币规模2768.65亿元,工银添益快线货币规模1222.36亿元,两只基金合计规模就占去总规模的六成之多,旗下另有5只基金规模超100亿元,其中4只为货币基金,旗下共有52只基金(A/B/C类份额分开计算)规模低于1亿元,34只基金规模低于0.5亿元,这其中绝大多数为权益类基金,其中工银瑞信灵活配置混合B、工银核心价值混合H、工银稳健成长混合H、工银瑞信中证京津冀C四只基金份额已清零。

而权益类基金规模萎靡的背后则是基金业绩普遍较差。数据显示,截至12月24日,工银中证环保产业指数分级B今年以来净值跌幅79.06%,工银中证传媒B今年以来净值累计下跌70.87%,另有两只分级B跌幅在60%以上。

而除分级B外,工银高端制造股票今年以来净值跌幅亦超40%,工银智能制造股票、工银主题策略混合、工银互联网加股票、工银创新动力股票、工银香港中小盘美元、工银稳健成长混合A等6只偏股混合型今年以来净值跌幅超30%,已经跑熟指数,另有工银生态环境股票、工银精选平衡混合、工银国家战略股票、工银新材料新能源股票等21只偏股混合型基金净值跌幅超20%,包括分级基金和指数基金在内,工银瑞信基金旗下权益类产品今年净值平均跌幅18.82%,业绩表现不佳。

而工银瑞信基金今年离职的基金经理也以偏股基金经理为主,共6位偏股基金经理离职,其中包括胡文彪、魏欣这两位在公司任职超过7年的基金经理。

数据显示,今年12月份离职的修世宇和7月份离职的刘柯所管理的工银瑞信工业4.0股票(已清盘)今年跌幅27.70%,刘柯管理的工银瑞信智能制造股票、工银高端制造行业股票年内跌幅分别为39.61%、40.19%,11月份离职的唐明君所管理的工银瑞信香港中小盘股票年内27.59%。

另据数据显示,2017年工银瑞信基金旗下仅3位基金经理,这三人均为偏股基金经理,2016年全年无基金经理离职,2015年有4位基金经理离职,其中仅两位为偏股基金经理,而今年工银瑞信基金旗下偏股基金经理加速离职,与管理基金业绩不佳不无关系。

首页时政